莉莉贝斯•昆卡•拉斯姆森, 丹麦

1970年出生于马尼拉,菲律宾,现在哥本哈根工作和生活。

    莉莉贝斯•昆卡•拉斯姆森是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家美术学院的一名毕业生(1996-2002)。昆卡主要从事于影像和行为艺术的创作。她经常利用她菲裔丹麦 籍的身份来作为一个创作的出发点。昆卡以一种批判性的和幽默的方式,收集,改造,大众化了她自己对于个体,文化,宗教,性别和社会关系等问题的阐述。昆卡 的作品涉及了撰稿,歌曲,音乐创作还有错综复杂的视觉元素例如舞台背景和服装。

    在她的作品案例中昆卡探索着她自己的历史传统并同时质问着女性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与女性艺术家的自身的关系。

    她在2011年参加的威尼斯双年展丹麦馆中的作品《Afghan Hound(阿富汗犬)》:四首视频歌曲(自唱)外加上一个现场行为表演。昆卡已经获得了数个奖项,最近的一次是在2012年的卡尔. 尼尔森与安妮玛丽卡尔.尼尔森奖(丹麦)。2009年她获得了阿肯(ARKEN)艺术奖,Aschehoug的旅费赞助,由Annie & Otto Johs. Detlefs´ Philanthropic 基金会所捐赠。2008年获Eckersberg荣誉奖章。在2007年Aage & Yelva Nimbs基金和Grant of Honor &  Ole Haslunds基金的荣誉奖。在2006年丹麦艺术 。在2009年,她曾是国际工作室与策展计划(ISCP)的一位驻地艺术家,在这个纽约的驻地艺术计划中昆卡被丹麦艺术协会所赞助,2005年昆卡也获得 了该协会的三年工作资金赞助。

  

艺术家陈述

 

    当我接近30岁时我开始对女权主义意识加强。同时我有了孩子,我也离开了艺术学院。这似乎在不同的层面上改变了我的创作方向。那时人们开始更加关注性别这 一问题,对于我来说,做更多关于女性的作品变得愈加重要了。我意识到同时身为一位母亲和一位勤奋的女性艺术家和作为男人相比一样不容易。女人往往需要付出 更多的努力才能达到和男同事一样的水平。我们成长在父权主义社会及其传统中,所以男孩和女孩被父母以不同的方式抚养成人。我们需要时间去明白男性和女性的 真正不同,虽然我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存在着差异,但这并不应该成为达到性别平等的一个阻碍。我相信为了去实现一个关于女性主义和性别平等的对话和理解,去 寻找一个可以让两性都可以理解的“语言”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创作的方向之一。我想展现一个女强人的画面,她以一个直接的方式表达她的态度。她是一个为作 为女人而感到骄傲的人。我并没考虑到用我天生女性的温柔和感性来进行创作,我的人物是双重的并且同时包含着男性和女性的价值观。女权主义往往是场公平的游 戏,这同时考虑和关注到男性和女性。这并不是一场竞争,排挤或战斗,而是一个可以对两性互利的东西。60世纪的女权主义已经为我们完成了一段艰难地工作, 不幸的是当今的男性和女性都因此而害怕世界女权主义。那时的她们仇恨男性但同时她们又想生存得像男人一样。我不知道她们是否因此可以做得不同?无论如何作 为今天的一名女性,我对她们曾经的奋斗而心怀感激。可惜我们并没有实现性别平等,而且我必须说女性通常要加倍努力才能得到和男性一样多。继续发展她们的工 作很重要,即使这在今天已具有不同的意义了。

 

Translator: Yan Xinyue

翻译者:闫欣悦


Lilibeth Cuenca Rasmussen, , Denmark. Being Human Being. Nikolaj Kunsthal, Copenhagen, 2014.